甜心公子薛一碗

我梦中万里风花雪月,不及你我初见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不想产粮只想吃粮的一只咸鱼,哦,我是一只碗ˊ_>ˋ

《四指一糖》的一个片段预告

 *cp:晓薛晓,现代paro

*只是一个片段式预告,正文再说


  窗外雨落。

  纤细的雨丝在玻璃窗上拉得老长,眷恋又忿忿地滑过了,屋子里的男子却恍然不觉。他正机械而缓慢地整理着高领毛衣的领口。蓦地,他垂下眼,张了张嘴:“……。”

  --“要吃糖吗?”

  --“阿洋。”

   --“多笑一笑吧。” 
  男人叫薛洋,二十四岁,PTSD患者,失忆近一年,对记忆中残缺了面容的另一个男人有着超乎寻常的执着。 
 



 
 
  照片上年轻的男孩子搂着一个青年男人放肆地大笑着,举止亲昵又从容,外露的虎牙在阳光下闪闪发光,昭示着他的真实的快乐。 
 
 



 
  头疼欲裂。 
  他克制地撑开皮筋,拢起过长的头发扎好,然后给自己倒了杯水。淡青色的血管张牙舞爪地爬在苍白的皮肤上,男人手指神经质地扣紧杯壁,几乎要把它掐碎。 
  抬手,仰脖--“啪”,它脱离了手的掌控,纵身成了一堆碎渣。 

  屋内一时寂静。

  死一样的寂静。

  薛洋好似才反应过来,惊慌失措地跌退数步,抱住了脑袋。


   --“薛洋,你太令我失望了。
  --“恶心。”

  --不要拿这种眼神看我!!


  颅内一声尖锐的嗡鸣,他失手带倒了一边的衣架,一团毛茸茸的东西飘到怀里--是一条浅驼色的羊毛围巾。薛洋小心翼翼地探出手摸了摸,眨眨眼,又眨了眨眼。 
  他搓捻着手指,盯着它出神,仿佛这上面有什么东西残留似的--很暖和,像他的体温一样。他突然这么想。--他……?他?! 
  思绪陡然几转,零乱的记忆碎片涌入又飞速逸散--太快了……我抓不住--他无助地想着,伸出的手无意识地虚握--薛洋泄了气,将脸埋入柔软温暖的围巾里,深呼吸一口:“……。” 
  “……晓,星尘……?” 
  他怔怔地喃喃着,仰起头,身体绷成一张蓄势待发的弓--最后却毫无征兆地弦断弓毁。他惘然抵靠着门板滑坐下,收紧手臂,发出一声长长的呜咽。 


  --“你要快乐啊。”


  浅灰色风衣的男人在陈旧的相册里温和地笑着,并好像要这样一直笑下去,直到时间的尽头。 


《(段子)薛洋个人向》

#最令我心动的一个时期的洋·客卿#

  他有着年轻英俊的面貌,笑的时候露出两个尖尖的虎牙,显出几分稚气,一身流光潋滟的金星雪浪袍裹着少年人独有的纤细的身躯,却意外有力。他站在阳光下笑着,容姿摄人,教人一见难忘。那该是怎样的意气风发,那是他最好的模样:春风拂柳,一派少年风流。




#最令我心动的洋的一个瞬间#

  我私心是很希望他站在阳光下扭头冲我一笑的,在阳光的衬托下,他好像也明烈起来,年轻而充满朝气,仿佛一切黑暗污浊都被涤荡,只余我面前这个嚣张恣意的少年郎而已。



p.s.:碎碎念一下,且让我做做梦吧ˊ_>ˋ

《噩梦》

原著《魔道祖师》by墨香铜臭  cp:晓薛晓无差
*有私设(文末有解释)
*ooc,文笔垃圾
*可能很意识流
*禁止ky,任何形式的拆cp,欢迎意见
*ok?let's go→
1.往前跑
  跑,快跑。快点,再快点!
  他脑中只有这一个念头,是被一个不知名的声音反复念叨所烙下的印记。
  他用尽全身力气,通过摆臂带动双腿的运动--尽管喉间已有腥味,腿臂酸痛再难迈开摆动,脑中也是混沌一片--快跑,快跑!不这样就会被黑暗吞噬,被恶魔掌控!
  约摸七岁的小小孩童在浓雾弥漫的迷宫里飞速奔跑着,有一只庞大漆黑的怪物慢吞吞地跟在后面,每迈出一步,光明便少了一大片,取而代之的则是恶臭的黑暗。

  曲折迂回的迷宫里,抬头只有被高耸入云的墙壁分割得四分五裂的天空,逼仄而压抑。
  薛洋背靠墙壁,尽量放轻自己大口喘气的声音--墙壁的那头是那只怪物。
  完全……跑不动了,怎么办,难道要被吃掉吗?他闭上了眼,努力平复心情,可是心脏还是擂鼓般咚咚地跳,好像遵循着某种节拍--它奇妙地与怪物的步子吻合,使得薛洋全身都紧绷着,汗毛倒立,呼吸声都微不可闻。怪物没有眼睛,但是听觉十分敏锐,它经过薛洋身边时侧头晃了晃,脸几乎要与他对贴--它好像没有“闻”到什么,转身慢慢挪远了。
  薛洋大气不敢喘,脱了鞋赤着脚匍匐前进。

2.不要停
  薛洋已经走出了那个怪物统领的区域,来到了迷宫的中间部分。雾好像又浓了一些,极远处有嗒嗒的声响。
  “不要停!”那个声音又说道。薛洋虽然不太喜欢被人驱使,但它好歹有点用,便照做了。
  有一张纸飘下来,他下意识抓住它:好像是一封信。他觉得这是个无关紧要的东西,却还是把它紧紧捏在手中--万一能救命呢?那个声音又开始催促了,他瘪瘪嘴继续赶路。
  空气里好像有食物的香气,薛洋眼睛一亮,他已经很久没吃过这么香甜的东西,于是循香找去--与那盘精致的糕点一起出现是那个声音:“不要停!薛洋!不许停!”这次它好像非常生气,急切地制止他去吃盘糕点--可是太晚了,他的手已经鬼使神差地伸了过去,与此同时那封信也掉到地上。
  原本远在天边的车轱辘声倏地近了,他刚想躲避却失足跌倒,眼瞧着飞驰的马车毫不在意地重重碾过他的手掌。
  痛,太痛了,痛的年仅七岁的薛洋一时都怔住了,都说十指连心,碾指与碾心有何区别!--本以为碾过一遭便没事了,谁知还未等他爬起来,车轱辘的声音就又响起来,再一次狠狠碾过去。接下来,那辆马车便一次又一次地碾过他的手掌,直碾得他左手指骨全碎,一根小指被当场碾成一滩烂泥!孩童撕心裂肺的哭声也不能阻止这疯狂的举动,只见血肉飞溅,惨不忍睹。他的声音都哭哑了,只能像破锣鼓一样沙沙地“啊”着--可是无济于事,没有人来救他!
  孩子哆哆嗦嗦地爬起来,清亮的眼瞳被黑夜荫蔽,他拖着这只快要烂掉的手,一步一步向前挪去,鲜血滴答落在一侧,仿佛是什么东西的烙印。

3.别回头
  孩子的手快好了,尽管不知道为什么,尽管小指还是恶臭流脓。
  他面无表情地挤尽脓水,然后撕下一片衣角包扎好,接着继续往前走。
  这次那个声音说的是“别回头”,他漠然地继续往前走,已经没有那么相信它了--那个时候,它为什么不来救我?薛洋总是这么想着,尽管他也知道毫无道理:明明是自己的不对;而它也只是个声音而已。但他无法克制自己,更无法忽略断指之痛--刚开始他睡觉时梦里都是那次的场景:他每睡觉一次就要再经历一次,以致他本就少的睡眠时间更加少的可怜--可如果能躲避疼痛的话,不睡觉又算得了什么呢?
  后来手指因为没有及时治疗,开始发炎、溃烂、流脓。这自然痛不欲生,但是痛着痛着就习惯了,也没那么难忍了。
  再后来手指又莫名其妙地好了--除了那根小指。
  他垂下眼,不再想这些。

  耳后有窸窸窣窣的声音。
  “不要回头!”它又说。
  他这次照做了,没有往后看。他先沿着墙壁径直走,到拐角处再转弯--面前是一个十字路口,他想了想,向左迈步--寒光一闪,雕镂霜花的剑挟破风之势刺来,狠厉决绝,它贯穿了薛洋的小腹,然后再毫不留情地抽出。鲜血随着剑的抽出喷涌而出,与此同时那个声音声嘶力竭地几乎要将他耳朵吼聋:“薛洋!!!我叫你不要回头,你没听到吗?!”
  它似乎还说了什么,可是他没能听清便坠入黑暗了。

4.不要怕
  画面是温暖的色调,阿娘和阿爹抱着小小的薛洋逗弄,他们面上笑颜如花,薛洋也笑了--真心实意,发自内心的笑。
  他们笑啊,笑啊,好像怎么也笑不够似的,好像一口气要将这一辈子的笑笑完。
  火焰将这幅美好画卷从边角烧起,然后迅速缩成焦黑的一团,最后随风散去。
  鲜血取而代之。太多太多的鲜血将薛洋淹没,他不知所措。
  阿爹阿娘伸手将他用力推了出去:“阿洋,快跑!!”随后映入瞳眸的,是他们被生生砍死的画面,温热的鲜血溅到脸上,与眼泪混合着滴入泥中--他被不知名的力量拖拽着跑了出去,远离了这个可怕的屠场。
  他怔怔地蹲在角落里,双手环膝将头埋进去,只能听见压抑着的细微抽泣声。整个世界好像只剩下他一个人。
  突然有一只手将他揽过去,将他抱在怀里,驱散了寒冷,带来了光亮,那个男子亲吻着他的额角,温声安抚着:“阿洋,别害怕。”
  他于是觉得这颗吊着的心一下安稳落地,有了归宿。他阖上眼,做了个甜甜的梦。

5.回家吧
  他又开始不停的奔跑--因为前方有光,有希望。
  哪怕鲜血洇透了衣服,哪怕呼吸困难,手脚酸痛,也绝不能停下!
  他跑啊,跑啊,终于跑了出去--逃离了黑暗与苦痛,奔向光明与甜蜜。
  他一只脚使劲向后蹬,借力让自己飞了出去,也如愿以偿落在那人怀里:那是个一身白衣,清隽朗润的青年男子,宛如携清风踏月而来的翩翩仙人。
  他一如曾经梦过的一样将薛洋揽进怀中,洗尽他一身不净的血污,挡尽外面一切险恶,然后亲吻着他的额角,温声笑着:“阿洋,没事了,我们回家吧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end-
===============分割线==============
  首先是我想表达的意思和对于道长ooc的解释: 大概就是,这是一个噩梦迷宫,困在里面的人会将前尘往事都经历一遍,尤其是痛苦的事情,然后只有走出去才能摆脱这一切。这个时候的阿洋和道长其实是转世后的,也就是干干净净没有罪孽也没有血污的阿洋,这个迷宫也意味着阿洋只有经历千难万险,受尽苦痛才能最终被道长拥进怀里(这个可能在文中体现不出来)
  然后再解释一下阿洋ooc:首先这个主角是7岁的转世的洋,跟魔道里最初的七岁洋差不多,天真而善良,至于他为什么没有在成功逃离之后吐槽…… 其实我想表达的是,薛洋好不容易逃出噩梦,这是一个逃跑,逃离的过程,跑出去之后得到了道长的怀抱(也就是道长接纳了他),这个时候应该是高兴而不是吐槽有多坑爹吧……而且他身上有伤已经很累了啊,他睡过去了。(这一点在4.不要怕和5.回家吧里有提示,即阿洋像之前的梦一样,那个时候他抱到道长后就在道长怀里睡着了,而后面也有提到“一如曾经梦过的一样”)就算他真的真的要吐槽……那也是醒来之后了><p.s.如果换一个不是那么压抑的气氛,我肯定让阿洋使劲吐槽!让道长耳朵都要起茧子!(……)
  最后这个也是我给别人的生贺啦!作为生贺文来说,寓意大概就是希望她能一往无前,披荆斩棘,无惧黑暗与苦痛,最终拥抱光明与爱人,这样!(鞠躬)感谢观看,欢迎评论区交流!><